我从小就害怕医院。 我讨厌医生不治疗病人时的冷漠。 通常,可以延迟的小问题会被延迟。 这真的不好。 一想到上面的老,下面的小,中间的不大不小,我的心就会痛,痛的时候,我会抱着放弃的心态去医院。 . 几年前,我肠胃不好,做了肠镜,亲爱的,我怎么熬过来的? 我觉得我已经耗尽了我一生所有的眼泪和唾液。 一大堆卫生纸是不够的。 当两三个医生用那根胃镜纤维管砸喉咙的时候,你不能只听他的。 除了不痛不痒的安慰话,基本上只剩下你的意志配合和喊:吐吐。 在那之后,你只需要发挥你的想象力。 想象力通常更容易让患者感觉更好。 我当时是怎么想的? 我的想法也很简单。 当我第一次看到一两米长的管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天哪,这是要穿过下水道吗? 等医生顺利插管后,心想,这大概要看下水道师傅的技术了。 如果技能不熟练,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手艺好的话,三五分钟就搞定了。 当你的意识还停留在琢磨这位师父的功法如何时,很快就好了。 所以,生病的时候,所有的解决办法和安慰都是徒劳的,关键时刻还得自己动手。 再说一件尴尬的事。 前一阵子,我的心跳在某一刻莫名的快了起来,心里一阵慌乱。 我陷入了一阵恐慌和悲伤。 想了想,又去了医院。 人生总是需要很多次才能让你成长,对吧? . 到了医院,医生给我做了心电图。 我拿着表格到了检查室,一个胖胖的女医生动作很麻木,手也很结实。 还没等我说话,她就一把抓过我手里的表格,让我躺到床上,内裤都解开了。 上。 我的心一紧,思绪飞快地转动起来,我很快想起了以前做心电图的样子。 我只是“啊?我想起飞”。 那人不耐烦的道:“是啊,上面都脱了,不脱怎么办?你还没做过心电图?” 没做过,就不能脱衣服! 没想到胖医生的速度吓人。 我还在努力寻找衣服的纽扣。 男人快步走到我跟前,手里拿着多根像烫发一样的插头和电缆,傲慢的说道:“快点,快点,举起来。” 我乖乖听话,却不想哇! 我正要告诉她她以前做过,但其他医生没有说要摘下来。 熟料我只是说“我”,任川医生不管你害羞与否,他又非常大声地吐出了“别说话”,我当时真想踢她的肚子,但当我想到 关于它,这个愤怒,心电图还好吗? 这没有什么问题吗? 不管躺在哪里,算了,人生难得要挣扎几回,随便,病人在医生面前的头再高,只会让S更难看。 过了一会儿,我只是告诉自己吸气和呼气,放松,看着打印机里的波浪线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掉衣服。 胖医生现在会冷静下来,一边写报告,一边说:哪里不舒服,告诉我! 其实我口臭很多,比如我把它摘下来,心脏在左边,你就摘掉一半,因为毛不肯放开另一半。 比如你已经给我报告了,你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应该说P吗? 想想看,我开了一堆东西告诉你,你不让我告诉你,就算我有一百个不甘,也不值得你要的报告! 终于,我拿了名单,数了数我的威望! 我脸上挂着笑容对她说:我今天不舒服,我只是来检查身体的,哦对了,你身上有这么多蚊子。 说完,我拿着单子转身就跑,只听她在我屁股后面大声喊:对对对,我们房间里的蚊子真多! 我在心里嘀咕,为什么我不能咬你,你这个胖子,去他的。 如果本阿姨知道她必须脱掉衣服去做心电图,我就活不下去了。 我心里也有些庆幸。 幸运的是,胖医生是个女人。 如果你是男人,我宁愿挨家挨户换医院,别这么丢脸。 不要责怪本阿姨如此保守。 因此,健康是一种福气。 否则,你不会吃亏,但你会被迫打破原来的防线。 就像失去了做人的原则,你将无法克服你心中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