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陈旭北京报道,《证券投资基金参与股指期货交易指引》(以下简称《指引》)于上周末公布,各媒体报道称,资金即将进入股指期货大战。报道开始风靡一时。记者通过多方渠道了解到,股指期货的主力是私募基金,而公募基金似乎还远远没有做好准备。人才争夺战火药味十足 4月27日晚,金融街购物中心旁的一家酒店。 “最近,手机被猎头炸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宏源证券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由于之前对量化人才缺乏重视,加上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的推出,公募基金似乎一下子发现了这个巨大的市场,一场人才争夺战正在白热化。 “很多基金公司今年才刚刚开始在这方面的人才库。他们在中国模拟股指期货交易有几年的经验,并且能够设计产品。甚至很少有专业人士操作它们。很多基金公司已经和我联系了。”分析师告诉记者,由于人才短缺,近期有经验的金融工程人才的工资也有所上涨。记者通过阅读《指引》发现,除了规范参与股指期货的基金的参与范围和操作规则外,证监会还将对基金公司的人员提出要求。 《指引》第十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应当制定严格的股指期货交易授权管理制度和投资管理制度。确保研究分析、投资决策、交易执行和风险控制的独立运作,明确相关工作职责。此外,应设立股指期货交易决策部门或小组,授权专门的经理人负责股指期货投资的审批。第十一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和托管银行应当加强内部控制制度,完善风险管理制度,做好人员、制度、业务流程、技术制度等方面的培训和准备工作。准备工作附在材料上。 “大公司在技术装备方面的准备时间较短,但要满足监管部门对这么多岗位的合格人选的要求,也不是一天的工作。目前国内人才屈指可数。 “这些条件,要在短时间内达到要求,想要有足够的参赛资格,只能从海外挖。”上述分析师表示。海外确实是人才的沃土,尤其是在资金急需人才的情况下。记者去年底曾联系过银华基金量化投资负责人周毅。在华尔街和香港市场拥有十多年衍生品交易经验的周毅当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银华基金已将他纳入麾下。就是组建量化团队。时隔近半年,本周,周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09年年中开始,银华基金就一直在筹备成立以量化和衍生品投资为核心的工作组,并完成了体系建设。从无到有;形成被动投资量化管理、股票市场指开发期货衍生品模型和对冲中性模型的量化投资团队。目前基本可以满足银华基金客户在这方面的产品设计需求。 “较早出手的公募基金,在人才引进上似乎有一定的主动性,而一些中小基金公司则直言,量化团队缺人。年内,产品可能不会出现。”这只是一个指引,并没有交易细节。如果老基金想参与股指期货,就需要更改基金合约,需要每个持有人都签字,可以吗?所以只能开发新产品。一位基金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与基金只需要发布公告即可参与创业板的情况不同,由于股指期货具有衍生品的属性,因此执行程序应该不会同参与创业板市场。一位业内人士表示,2010年将不再有涉及股指期货的基金或证券公司集合理财产品。人员招聘、磨合和培训需要大量时间,明年部分基金和激进券商可能会参与股指期货交易。摩根士丹利华信基金公司金融工程部总监钱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我们公司成立了金融工程与风控部,配备了专门的金融工程研究人员,并为参与股指期货及融资融券业务。在研究方面,目前的重点是研究股指期货等业务对现货市场的影响及应对策略。随着《指引》的出台,研究重点将转向对冲实践,包括交易结算模型、风险管理、对冲策略等,还将有专人负责产品设计。 ”拟任华商产业升级基金基金经理胡玉全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9年我们引进了金融工程研究人才,年内有人员扩充计划。我公司的金融工程研究团队和运营管理人员曾多次接受期货公司和期货交易软件提供商的培训。在研究方面,我们在两个方面做了很多研究:一是借助股指期货管理基金敞口头寸的头寸控制模型;另一种是借助股指期货的统计套利模型。我们的模型已经在公司内部测试了近半年,目前运行良好。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工作人员比较直接:“我们只有金融工程总监,他手下好像没几个人,有时候宣传我们做了很多准备,但其实这些金融工程研究人员有一些相关经验,我们招聘的时候没想到,最近才发现他们有期货模拟经验。业内人士也认为,股指期货最终会给机构的产品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周毅表示,股指期货带来了更多多样化的投资方式和理念,极大地丰富了公募基金的产品设计。该策略可以解决基金产品同质化严重的现状,生产出风险收益回报更加差异化的产品。例如使用股指期货的指数增强型基金、130/30基金、多空结合的市场中性基金、相对收益(beta)和绝对收益(alpha)的分类基金、核心卫星基金、多因子模型配置基金、净多头或净空头杠杆基金等。号角已经吹响。尽管存在种种问题,但机构参与股指期货的积极性依然很高。虽然股指期货正式开盘只有10天,但爆发出来的能量却是惊人的。截至上周五,中金所开户数从4月8日的4300个增加到14600个,日交易量稳步突破10万手。而股指期货作为大盘先行指标的作用开始慢慢显现。 “比如27日开盘前,股指期货下跌,我们一次性减持集合理财产品20%,避免了大跌。”一位券商自营交易员告诉记者。他还告诉记者,由于公募基金和券商目前无法在中金所开户经营股指期货,因此机构主要以模拟交易为主。 “现在所有的私募都在做股指期货。据我所知,机构的人还在做模拟交易。从今年2月1日开始,我在股指模拟交易的100万虚拟资金中,已经赚到了1600万虚拟资金。”期货。三个月内,有很多机构做的比我好,现在机构都想做,比如市场低迷的时候,有的做股指期货。对冲工具是可以做空的,我们现在手头只有现金,比持有期货的投资者承担更多的风险。 ”这位操盘手最后说。由于股指期货具有一定的预测指数意义,很多基金公司专业人士认为,这会改变整个股市的风格。胡玉全认为,股指期货会缩小权重股的差距。股票和小盘股。两个市场之间的关联性使得“28”市场或“82”市场出现的频率更高、更持久。他们也在对市场风格转换的时机和机制进行深入研究,希望帮助投资者把握风格轮动的投资机会 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均属于杠杆投资产品,风险较高,市场参与者多为短期走势投机。初期要加强,他们会在价值投资的基础上,以更灵活的投资策略来应对。对于融资融券,胡玉全表示,目前中国商人“两条腿走路”:“由于融资融券杠杆率强,对短期预测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要求很高。我们的金融工程团队正在开发一个短期量化交易策略模型,希望在未来的专户理财产品中使用。 “据业内人士介绍,公募基金在境外参与股指期货主要以套期保值为主,具有两个特点:一是参与比较普遍;追求更接近国外对冲基金,国外的适用范围较广。对冲基金对股指期货更为重要。大得多。 “股指期货(及融资融券)的推出,解决了进一步细化A股投资理念所必需的两个基本要素:对冲杠杆;为对冲基金、量化基金的爆发式增长提供了历史性机遇,和绝对收益基金。;这种效果很可能堪比2005年股改对A股市场的推动作用。《指引》规定机构投资者必须以对冲为主。投资者将在期货市场中发挥作用,稳定市场的作用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成交量和持仓量的比例。”周毅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