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民生人寿披露了2018年度业绩报告。 年报显示,民生人寿2018年实现净利润5.2亿元,同比减少近亿元或16%。 保险业务收入115.2亿元,同比增长3.7%。 但2018年公司退保金高达37.5亿元,较2017年的17.9亿元同比增长近110%。民生人寿也在年报中承认,由于风险 公司资产负债错配,“长钱短配”趋势扩大,债权类业务存量增加,资产久期缩短,利率风险逐步上升。 退保金翻倍 从民生人寿披露的数据来看,公司退保和资产减值损失与去年同期相比发生了较大变化。 其中,民生人寿2018年退保37.52亿元,较2017年的17.89亿元增长109%。对于退保金暴增,民生人寿相关负责人回复记者称, 主要是通过银保渠道退保万能险所致。 “我们不会继续开发万能险产品,我们会根据市场情况去做。目前我们公司注册资本60亿,净资产100亿,我们也有抵御风险的能力。如果 市场好,我们会做一点,但绝对不会大规模做,因为一旦做了,就必须一直做。” 民生人寿表示,未来将加强风险管理,包括合理定价,建立有效的产品开发管理体系,科学设定精算假设,加强承保和薪酬管控。 2018年遭受重大投资亏损,民生人寿2018年实现投资收益36.1亿元,同比增长11.4%,其中民生人寿股票收益较2017年亏损扩大; 基金和资管产品收益为负,但亏损低于去年;但债券收益从2017年的-2.5亿元增加到5.5亿元。但即便如此,2018年民生人寿的 净利润下降16.26%,由2017年的6.15亿元下降至5.15亿元,民生人寿解释主要是由于 正常的会计准则处理和拨备调整。 年报信息还显示,民生人寿资产减值损失一栏数据从2017年的6000万元增加到2.55亿元,增幅超过40倍。 资产减值损失明细数据显示,民生人寿2018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2.44亿元。 资产负债错配 2018年末,民生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326%,较上年下降30%。 “最低资本的增幅大于实际资本,导致偿付能力充足率下降。” 民生人寿说。 具体来看,2018年,民生人寿实际资本金从201.44亿元增加到229.65亿元,同比提高14个百分点,但最低资本金从56.65亿元增加到7000万元。.35,增长 24.18%。 民生人寿表示,实际资本金增加主要受三个因素影响。 一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形成的浮动损失较上年显着减少; 二是2018年利润增加实际资本金6.5亿元。 结构优化,保本产品销售比例提高,实际资本金增加。 “市场风险最低资本金增加约14.5亿元,带动最低资本金大幅提升,”民生人寿解释说。 影响最大的是利率风险,导致最低资本金增加约18亿元。 民生人寿直言,利率风险有所增加。 一方面,由于其资产负债存在一定错配风险,“多头配空”趋势有所扩大。 债权类业务存量增加、资产久期缩短导致利率风险逐步上升。 . 另一方面,民生人寿四季度大量抛售债券,加大了风险敞口,导致四季度利率风险加大。 事实上,“长期资金短期匹配”负债的存续期很长。 如果资产方找不到匹配的长期投资品种,就会带来再投资风险。 不过,民生人寿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资产错配是普遍现象,在匹配方面,我们做得很好,我认为问题不大。” 频繁公开的股东关联交易信息显示,民生人寿于2003年6月18日正式开业,注册资本60亿元。 目前,已在北京和上海设立双总部。 作为全国首家以民间资本为主要投资主体的保险公司,民生人寿自成立以来,业务规模和资产规模快速增长。 2018年底,公司总资产近1100亿元。 拥有25个分支机构。 其业务范围涵盖多个领域。 金融业务方面,民生人寿持有民生通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 通汇期货有限公司40%股权; 浙商银行4.29%股权; 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50%股权,中国保监会已批准,中国证监会尚未批准); 通联支付网络服务有限公司41.1%股权 此外,民生人寿还持有通汇康养游有限公司、普星聚能有限公司、浙江宝领有限公司相应股权 .,涉及养老生产投资、清洁能源、高端汽车服务运营等行业。 . 不过,民生人寿业务版图的扩大,与其大股东万向控股不无关系。 浙商基金、通汇期货、通联支付、普星聚能等公司均已向关联方万向系募集资金并取得收益。 业内人士指出,关联交易容易造成利益的非法转移。 不过,民生人寿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我们完全按照监管披露关联交易,我们监管的子公司已经披露资管是100%的子公司,我们的钱必须委托给 因此,关联交易也较多,主要关联交易主要集中在子公司的资金交易中,包括委托交易。投资。 此外,一般的关联交易,包括为活动租用酒店、借用会议室等,也属于关联交易,因此关联交易似乎会更多。 和其他集团化发展的公司一样,关联交易也很多,因为在集团化发展中,只要存在股权关系,高管交叉职务,且都是管理层交易,都必须披露, 都是关联交易。 此外,针对此前媒体报道的质疑,两者之间的关联交易文件披露存在时间差,文件数据内容不一致。 上述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现在不存在了。以前是沟通口径不一致造成的,披露时间有点滞后。2017年现场治理检查时 ,监管部门也提出了,我们也解释过,沟通过,但外界其实是看不到的,所以2018年的现场治理检查从76分提高到83分。当然,还有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中小公司要发展,基础工作也很多,我们也在积极推进这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