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现代小说】火车开往圣城(转载)作者:马甲密码999999(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law/1/198771.shtml)《革命旅行者,同志们,现在是2020年1月8日19:00,以下是最新的顶级指令……”我带着八岁的儿子在火车包厢的扬声器被炸的情况下睡觉,“和谐”走开了停止。 “爸,我们什么时候能到?” “好快,好快……”,不知道电力不足。几年前改煤了,穷人可以免费坐火车,小山村也可以停。 “领导真的为我们着想。”中间店和对面聊天。每个包厢的门上都挂着领袖的画像,笑容亲切。 “我告你侵犯隐私权!”门外的北方口音大喊隐私权?长期词汇。门开了,代替领导画像的是一个面色冷峻的老者,一只手滑着一个打开的包,另一只手怒气冲冲地塞着暴露在外的行李,一瘸一拐地走了进去。看起来很精致,不过应该是老款,而且没有徽章。 “我必须把这些孙子告死。”老人把书包扔到对面的下铺上。 “同志……掉书了” “哦,好的,谢谢” 老爷子拿起书,还在唠叨着,“一定要把这些孙子告死”似曾相识,但实在想不起来了. “你要去哪里啊”“重庆”“哦,去圣城,去圣城游……”说“你必须经常去那里圣…重庆…啊…哈”“不经常”“哦,哦”无聊的老人,我继续喝泡面。“我在重庆呆了一会儿十几年前”老爷子沉默了一会,突然说“十年前,哦……哦”“爸爸,十年前你在做什么” 儿子旁边,端着一大碗泡面小手,他问道:“啊……” 十年前我在做什么?似乎是尘封的记忆。与现在的红色相比,十年前显得光怪陆离。那是革命的前夜。那个时候,我被称为80后,我的生活真的是低俗的混沌,在救援之前,还有可以出国的网络,非常色情和暴力,我沉迷于上面的一切,网络游戏,bbs,一个叫QQ的软件,低俗mov就是,钟,小沈阳,对了,曾,七月尾,你是狮子~~~~ 八月的前奏,你是狮子……” 禁止唱低俗歌曲,警察已被调用。脚步声一闪,几名身穿红袖的人出现在门口,目光扫视了包厢里的每一个人,“你老头,你叫什么名字!” “李庄” 老头还在念“票,拿出身份证!”“你在圣城做什么!”“找人”“谁!”“证人”“队长,屡犯,刚刚释放”一道红色的臂章从侧面伸过屏幕,照亮了一张绿色的脸,“带走!”门开着,冷风从外面吹进来。我呆呆地坐着,又高兴又害臊“爸爸,那本祖父的书”“哦……哦。别拿了,脏” 我从儿子手里接过,准备扔掉。一本刚刚在混战中被践踏污秽的书,我的封面上全是脚印,难道真的是他……十年前,那个冰冷的大厅里,第一个逆袭者穿着囚服,红色” 波波在他头顶盘旋舞动,“我无罪!声音直奔法庭。武器是他们发明的钉在他背上的十字架。“非法!”钉子掉了,他还是要扛到山顶,到对面涂着红漆的铜牌,让全世界都被它的光芒淹没了“我还想申请检察官避” 码头里的话筒早已收回 “时间会把真相放在阳光下” 圣洁而短暂的沉默 千年最长的日食拖着巨大的黑影穿过冰冷的冰冷的七天后,笔直的铁门倒塌了大厅,越过每一个麻木他的脸滑过重庆,越过整个大陆架,悄无声息地没入地平线……“在我之后,洪水漫天”激活了手中的书,握得越来越紧,颤抖着因为他想打开它。这几年,我已经习惯了谨慎和听话,却发现自己站在门口,“我去把书给那个爷爷,马上回来”冷风吹过裤腿,中铺的两人用警惕和愤怒的眼神盯着过道,胸前放着书,裹着棉衣,一个人的脚步,十年,窗外的黑山和回忆,呼呼…… 喧闹的网络,烦躁的群众:“告棍子”、“嫖娼”、“150万”、“唐~胳膊挡车”、“人民的铁是钢,不是豆腐”“……褪色的字体尘土飞扬的新闻照片只能看到一个笔直的背影,真相及时化为灰烬,红色的歌声响起,从党内窃取权力的胖官僚低头认罪“砖家!”、“叛徒!”,精英们被暴露在营业部门前的愤怒人群中,资本家们仓皇逃离工会,民众、纠察队、海豹突击队、接手《大胜利!》精神病院红歌大赛达到高潮,千人在场appiness…. 停电已经在黑暗的市中心悄悄蔓延开来。一个婴儿在哭。戒指的价签前,一个青年黯然离去,血泊中的店员被砸成打手令!命令! “救援!”高台上的热血青年们在布告栏上写满了红字:“联合起来!”一只大手抬起众人整齐的台阶,从远近鲜红的地毯上,一只皮靴落在电视机前 亿万翘首以盼的领袖缓缓踏上台阶,圣城正在升起“我宣布……”万岁! ~~人山人海“砰砰……砰砰……” 脚下铁轨单调的敲击声,车顶高亢的革命歌曲飘过,刚上车的人群小站出来的火车挤在连接口,一个个脸色蜡黄,鼻孔呼呼呼吸着热气,人的气味扑面而来,两边都是血丝警惕的眼睛……“对不起,让我走,对不起,对不起……得到……”穿梭在人群中,头埋得越来越低“万岁!~~~” 突然一个新的最高指令,条件反射般的兴奋淹没了走出整辆车 车内昏暗的灯光在头顶忽明忽暗的盘旋 一张兴奋虔诚而空洞的脸像鬼一样忽明忽暗 “让开!”我无声地哭泣,几乎是在乞求“万岁!~~~” 终于无力地停下,裹在无尽的革命战友中,动弹不得“我愿意用我的自由换取法制进步的一小步。”,十年前,眼里还充满希望。这本书静静地躺在满是垃圾的过道角落里。剩下的方便面碗里滴着汁液,沾满了红线和残留的音符。被废止的《刑事诉讼法》…… 窗外寒冷的天空中,繁星点点的狮子座依旧与当年相似。我在黑暗中蜷缩起来,让火车颠簸着行驶。 “爸,爸,十年前你在做什么?”他的脸庞之上,红光的温暖而昏暗,他稚嫩的脸庞被红光笼罩,安静的睡着了,长长的睫毛,胸前挂着一枚大大的徽章。这是他大喊要的生日礼物。所有其他孩子都想要大徽章。 “对不起……十几年前,我父亲什么也没做。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