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维江先生是我非常尊敬的律师,尤其是他的两篇文章:论死刑与人权与主权(不包括最后一句多余的),但对他的辩护仍有一些疑问。他在第一段中提到的是避免二次伤害。 . .这些话仍有待商榷。一审判决以李庄供述为证,何谈伤害?有人会说是协议,所以请拿出证据、时间、地点、人。如果是道听途说,那只是五十步笑你在没有证据和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嘲笑的重庆法院。其次,本案还涉及证据(45…),上海法院因可能涉及某些人而无法提供。我在这里要解释的只是不能向人们展示的证据。你不是决心维护法律吗?为什么要保护那些潜在的腐败官员什么的?维护法律尊严只有重庆吗?个人觉得重庆法院一审肯定有问题,但是二审司律师你怎么看?正如陈有希律师的文章所言,如果李庄在本次庭审中不透露二审发生的事情,那他就傻了。 (我有这篇文章作证,相信大部分人都看过。)但是李庄在这次庭审中没有曝光。这是什么意思?当时,陈律师的文章明确表示,如果有约定,李无罪,或者李有罪。无论是真心维护法律,还是为了一个群体的利益,每个人心里都在想。李庄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我从没说好,因为我学过俄语。我也想说点什么。 . . .没关系好吧,我真的没有那种素质。从程序上讲,你是公平的。物理上,你说什么?不要太欺负重庆。 .